每日新闻更新 — 看得眼睛都烦了 The Daily Update – Fed up to your eyeballs

除了昨天《褐皮书》要发布之外,本周我们有来自美联储主席/董事会成员一场接着一场的演讲(一场一场又一场),其中包括:亚特兰大的拉斐尔·博斯蒂奇(Raphael Bostic),芝加哥的查尔斯·埃文斯(Charles Evans),费城的帕特里克·哈克 (Patrick Harker),纽约的威廉·达德利(William Dudley),旧金山的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以及副主席兰德尔·夸尔斯(Randal Quarles)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上发言并作证。此外,今天晚些时候,董事会成员劳尔·布莱纳德(Lael Brainard)探讨了监管改革的有关问题,克利夫兰的洛雷塔·梅斯特(Loretta Mester)做了关于经济前景的报告,夸尔斯继续进行他的证词,埃文斯最后发表了他对(经济的)前景和本周(情况)的见解。就在这些演讲如火如荼地进行的同时,长期至短期的国债息差(随您挑:2/10年期、2/30年期、5/30年期、10/30年期... ...)达到了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阅读这个目录实是不是实在让人难以承受)以下是对本周所有数据和讨论的一些重点和讨论的整理(整个美联储区的信息太多无法展开详细的阐述)。

《褐皮书》提出了一个平衡的展望,警告(在3月份/4月份)有一个“缓慢到适度的步伐”,在整个美联储区和各行业中提及“关税”的字眼不少于三十多次。消费者的支出和制造业活动得到普遍增长,但是却受到了“持续干旱状况”和钢铁/铝的价格的拖累。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演讲都)缺少对特朗普近期减税的提及,也许是人们围绕着关税的担心削弱了减税所承诺的积极性和活动; 也许是这意味着,企业将减税视为收入的缓冲,而不是短期内进行扩大生产的机会(因为美国的赤字已经攀升至6%)。关税是即将离任的纽约美联储区的行政首席达德利主要担心的问题之一,他表示贸易和联邦预算是重大挑战。

在美联储区别的地区:博斯蒂奇坚守中间立场 — 几乎不担心通胀或停止加息 — 主张美联储采取一个“更加中立的立场”。埃文斯表达了更多的鸽派情绪,也就是“我们有机会更耐心地阅读和应对即将出台的数据”,并回顾了70年代导致经济衰退的快速加息(的历史教训)。哈克对“隐隐约约已经出现的学生债务阴影”对美国经济及其年轻一代产生的更加广泛的后果提出了自己的不同观点。夸尔斯将重心定位于放宽金融危机后期的监管规定的作证将于周五结束,但已经听到了来自民主党和其他党派的异议。

与此同时,在马德里,威廉姆斯谈到了他对通胀的预期 — 希望“一两年”内继续保持(对称)目标为2%左右或之上的水平,但对此并不担心,因为“现在有可以抑制通胀的全球性因素”。他原来比较温和,但现在期望,到2020年将上调政策利率到3.1%-3.6%之间,让长期的利率逐渐上升一些 - 这是避免发生倒置的收益率曲线所必需的。

(不过)问题在于,自2015年12月美联储开始加息以来,从1个月到2年的短期国债收益率已经上涨到151个基点至168个基点之间,到目前为止与150个基点的上涨一致。但3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此期间仅仅上涨了18个基点。事实上,这种收窄期限点差的趋势还可以向前追溯。自2013年以来,2/10年期国债的价差似乎就有一个跳跃的轨迹 —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预测到2019年底将出现倒置的收益率曲线(最近18个月的路线表明今年年底前有可能出现倒置的情况)。

现在2/10年期的价差为46个基点,市场对下一次加息的反应应该能说明问题。如果这次上调最终成功了,即相应地提高长期的利率,那么人们目前的路线和市场的预期有可能被慢慢地就耗尽了,但肯定会的,要知道过去6次上调都失败了。然而,有趣的一幕是,假如长期的文件(措施)仍旧特别难以落实的话,那么我们看到的期限点差充其量不过是一次自身的加息增量而已,美联储(届时)可能难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 是否冒着因为他们的行动直接将该受益曲线倒置过来的风险进行最后一次加息 ... ...如果真是那样(也就是说,如果它没有带来衰退的话),那才会让人跌破眼镜的。

每日新闻更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世界经济的展望 - 现在先增长,回头再争吵 The Daily Update – IMF World Economic Outlook - Grow now, fray later

昨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了最新的半年度《世界经济展望》,对2018/19年全球增长的预测保持不变,为3.9%。该报告公布了对2018/19年美国(由于财政扩张的缘故)以及2018年欧洲的增长的修正,即0.2%。纵观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中国将增长6.6%(2019年为6.4%),美国增长2.9%(2019年增长2.7%),欧元区增长2.4%(2019年增长2%),日本增长1.2%(2019年增长0.9%)。预计英国在2018年将增长1.6%,较之前的估计下降0.2%,明年的增长将仅为1.5%。

然而,该报告确实提出了一个警告,文章警告说,‘全球增长预计将在未来几年内变得缓慢。一旦它们的产出缺口消失,大多数先进经济体都有可能恢复到远低于危机前平均水平的潜在增长率,这是受人口老龄化和生产率低下的因素的阻碍’。

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济顾问兼研究主任莫里斯·奥伯斯费尔德(Maurice Obstfeld)解释的那样:‘尽管近期的消息不错,但是长期的前景不容乐观,先进的经济体因为面临老龄化人口,劳动力参与率下降以及生产率增长不高等诸多问题,可能无法恢复他们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享有的人均增长率’。虽然奥伯斯费尔德认为,合理的经济政策,同时外加延长经济回升的时间,将有助于减少任何破坏性的放松(政策)的风险,但他认为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警告说:‘各国需要重建财政缓冲区,实施结构性改革,并谨慎地在一个已经非常复杂且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中引导货币政策’。

该报告继续警告说,目前围绕着贸易战、关税和保护主义的言论可能会影响到对需要做出的改善并维持增长的决定。正如该报告所述:‘虽然短期前景的上行和下行风险基本平衡,但未来几个季度之后的风险显然倾向于下行。对下行的担忧包括有可能出现的急剧的对金融条件的收紧,正在减弱的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普遍支持,紧张的贸易局势的加剧,向保护主义政策转变的风险,以及地缘政治方面的紧张局势’。正如奥伯斯费尔德所说:‘政府需要应对日益增强的增长的挑战,更广泛地传播其利益,并通过对那些可以彻底改变工作性质的人才进行投资来扩大经济机会’;(他)警告说‘对贸易的争夺会制约而不是推进这一项重要的议程。全球各国之间只有相互依靠才会继续增长,各国必须发扬合作而不是冲突的精神,否则世界经济将无法繁荣'。

每日新闻更新 — 市场希望对叙利亚的干预不要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The Daily Update – Markets Expect Syria Intervention Not to Snowball

(在中国明天公布其GDP、零售和工业产出之前)今天的经济日历看起来相对简单,这意味着交易员和市场一直在关注着刚刚过去的周末西方对叙利亚发动的空袭以及其他一些地缘政治方面的压力。叙利亚严重恶化的局势及其多方面和影响深远的后果包括:(预计今天晚些时候)美国将进一步对那些跟俄罗斯的化学武器生产有关的公司予以制裁;英国议会内就特蕾莎·梅动用特权加入美国和法国的空袭行为是否违背了议会程序的精神(包括15年的惯例)并破坏了联合国安理会的程序这一问题的意见出现分歧;破坏了南韩和朝鲜之间即将举行的峰会以及金正恩和特朗普总统之间可能的见面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对布伦特原油的价格产生了压力,迫使它保持在目前的约$70区间;凸显了允许“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对疑似化学武器进攻的地点进行检查的紧迫性;使得伊朗和以色列在叙利亚地区的冲突局面雪上加霜;同时,对于近期内支持叙利亚人民来说基本上起不到什么作用(虽说民众聚集在大马士革对空袭事件进行了大规模的抗议,但是他们自己也是四分五裂)。

空袭后的言辞表明了整个世界对这个问题的两极分化。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所有北约盟国都支持对叙利亚的空袭”,同时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包括以色列和土耳其)也表示支持。然而,伊拉克外长和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等人则更多地强调了(这次事件的)“危险后果”并敦促“所有成员国表现出克制”。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不仅包括美国、英国和法国 - 而且包括把这次干预称作是“违反了国际法”的中国,以及(其总统)普京宣称这些袭击“对整个国际关系体系产生了破坏性影响”的俄罗斯。

但是,除了这些激烈的言辞之外,所有各方似乎都保持着镇静,市场把这种情况视为积极的因素:美国股市的期货上涨(道指上涨130点),油价从上周的高位回落(布伦特原油曾涨至每桶73美元),俄罗斯卢布似乎正在收回之前的一些亏损。许多人基本同意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的观点 —“使用化学武器是不可接受的,责任人必须承担责任”,并认为这个周末的空袭是不可避免的。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市场的反应似乎意识到了双方的克制,并希望接下来的升级是可以避免的。

每日新闻更新 — 巴林和石油 The Daily Update – Bahrain and oil

巴林最近宣布在该王国临近西海岸的海域发现了高达800亿桶致密油的地质储量以及10-20万亿立方英尺的深层天然气。预计巴林石油探明储量为1.246亿桶。但是,鉴于还需要进一步的评估,油井还需要钻探,在决定这项资源储藏的多大比例能够成为可以用于商业开采之前还需要更多的信息,对待这个消息我们还需要谨慎。分析师和评论员已经对潜在的具有挑战性的地质情况、有可能导致低开采的因素和高生产成本表示出谨慎的态度。巴林官员希望,这些生产在5年内可以开始,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离可以全面开采的领域很近。

显而易见,如果这个发现最终能够以一个规模相当的有商业价值的项目而出现的话,那将是件好事,因为石油价格下跌的环境损害了和石油有关的收入,巴林的经济自从2014年的年中以来就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计,)巴林2018年财政盈亏平衡油价高达95.2美元/桶,其财政和日常收支目前处于赤字:穆迪估计,若采用60美元油价计算,巴林2018年财政赤字占其GDP的10.2%,其日常收支赤字为3%,

巴林的政府总债务水平跟海湾合作委员会同类国家的债务相比已经很高,2014年为GDP的44.4%,但(穆迪)预计,到2018年底的时候,该水平将达到GDP的90%以上。另外,从主权资产/财富基金和储备的角度来看,该王国处于较弱的地位:据报道,2月份其央行的外汇资产已下跌至16亿美元。尽管如此,人们还是期望,巴林将在必要时获得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支持:“以惠誉的观点,鉴于巴林有限的国土面积和战略上的重要性,在政治、财政或财政不稳定的极端情况下,海湾合作委员会将对其提供进一步的物质支持。人们对这种支持的期望支持了巴林的市场准入和跟美元的挂钩,尽管其外汇储备极低,估计在2017年年底的时候降到了日常对外开支的一个月的水平。”巴林上个月从伊斯兰债券募集了10亿美元。

巴林的信誉基本面的疲弱导致了评级下调;主权信用评级现在分别被穆迪/标准普尔/惠誉评为B1/B+/BB-。我们并不看好巴林,因为它的的基本面依然疲软,在我们的模型屏幕上显示不出什么吸引力。

每日新闻更新 — 虽说西班牙和印度尼西亚升级,不过我更乐意投资墨西哥 The Daily Update – Spain and Indonesia Upgrades…Rather Hold Mexico

上周,穆迪将西班牙的长期评级提升一档至Baa1,这是在标准普尔将其向上修正一步至A-之后进行的。穆迪表示其审核“反映了近年来看到的(该国)信贷状况的改善,特别是由越来越平衡的增长和银行业基本面的改善带来的经济弹性的增强。”尽管该国家的基本面已经改善,但我们的计算结果是,该国的NFA排名为2星,因此它不包括在我们的可投资范围之内。

印度尼西亚的评级也被穆迪提升一档,即Baa2,这样就将他们的评级与惠誉的评级保持了一致,并高于标准普尔一档。鉴于印度尼西亚在2017年从三星级滑下,我们还将它评定为二星级NFA国家。即使印度尼西亚处于我们的可投资的范围之内,我们也不会持有该国的债券; 实际上我们从来就没有持有过。其原因是他们提供的有吸引力的风险调整后的回报方式很少; 大多数主权债券的交易实际上非常昂贵。比如说,2045年5.125%的债券交易的点差比美国国债高178个基点,而期间为14.6的相似的债券比美国国债高出179个基点,所以没有任何的点差缓冲。

与此同时,穆迪重申其对墨西哥的评级为A3,理由是经济规模庞大且多元化,财政整顿背后的债务水平下降,以及前景更为乐观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背景。凭借3星级的NFA排名,墨西哥被纳入我们的可投资债券的领域。例如,以美元计价的评级为Aa3的2040年6.05%主权债券,以及国有的(评级为Baa1的)Pemex 2035年6.625%的债券对我们有吸引力。前者债券的风险调整后的回报(含收益)约为15%,这便宜了大约3个节点,而Pemex的2035债券目前的交易价格为接近5个节点的点差缓冲,回报和收益率高于25%。所以,我们更乐意在这些水平上投资墨西哥。

每日新闻更新 — (脸书)面临惩罚?监管和技术股的回归 The Daily Update – Facing the book? Regulation and tech returns

有人说,道歉有时非常值钱,但马克·扎克伯格的道歉可是比大多数的道歉还要值钱;就在他那习惯性的枯燥无味的但是充满歉意的证词以及回答参议院的讯问之后,他的公司净资产增加了250亿美元(而自己的股份增加了近30亿美元)。所以,忍气吞声,不装腔作势,最终得到了回报,对于“糖山先生”来讲最少短期内是这样的。但尽管参议院在他们的一些质疑中表现出了大量的令人啼笑皆非的对科技的无知,但很显然,他们的主要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现在,好像正在酝酿对科技股和平台的监管 — 两者都通过法律强制实施或者自主实施,以满足挑剔的用户。

扎克伯格已经证实,他们计划在全球范围内遵守欧盟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该法规将从五月25日开始生效,以便可以对用户的个人隐私予以更大程度的控制,并强行对不遵守的行为予以重罚(在最近的几个月中,他们表现出将此用于其他科技巨头的不当行为之中的极大兴趣)。但是,这可能来得太温柔也太晚了。根据哈佛政治学院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脸书已经失去了主要用户的信任,18至29岁的人中有73%不信任他们正在做的事情是正确的(49%表示“有些时间”,24%表示“从来就没有”)。该公司知道要重新获得信任和用户要比原来还要困难多少,并且因为不恰当地分享了8700万个帐户(相当于美国成年人口的约40%)的个人数据并承认即使在用户退出登录后也能跟踪用户一事而无奈失去颜面。

然而,更广泛的问题是这些规定会触及得多深和多远,我们可以从这些最新的听证会中梳理出何种迹象。这种监管的影响力对于科技领域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已经看到过去在烟草和生物技术行业上执行的监管产生了多么巨大的影响。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40个州开始对烟草公司提起诉讼的时候,以及美国在2015年对生物技术行业开始引进更多的监管的时候,这些行业的表现相对于大盘而言经历了长期的萎靡不振,而这两个行业在一半的时间里就把(原来)大约3年的出色业绩败坏殆尽。

直接把这种观点套用在真正具有创新性质和基本上可以说是更加多元化的科技行业可能太过于悲观。然而,就在过去的3年中(即使在最近的下跌之后),主要的科技股(以纽约证券交易所方正指数为代表)的表现超越了标准普尔500指数100%以上:标准普尔上涨34%,方正指数上涨139%。所以从短期来看实施监控对于该行业来讲可能是一粒又苦又难以下咽的药丸,尽管从长期来看,有益于促进业内的操作(有人说这正中那些科技巨头的下怀)。此外,在严肃并有兼容性的法规起草之前,监管人员(机构)仍有许多调查和熟悉业务的工作要做。但是,当我们等待所有这一切发生的同时,人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些没有章法的罚款,就像把膏药贴在流血的伤口上边那样,反对公众以实际行为进行的投票和公司的自我管控,而所有这些方法都会影响到利润(在推特亏损12年之后终于可以谈谈利润了)。脸书的用户群现在已经增长到22亿(从2016年的17亿增长而来),收入和利润分别为增长到400亿和180亿(从2016年的280亿和100亿的增长而来)。这算下来就是,从全球每个用户身上可以得到18美元的收入;如果你正在用母语阅读并使用脸书,他们从你身上赚取的资本要比这个数字还要多。最后,如果有人认为用户增长率将以每年25%的速度持续增长,而且利润在短短两年内再次增长5倍(如2015-2017之间),他们当然会被当成十足的乐观主义者。

每日新闻更新 — 科恩隐藏有见不得人的秘密?The Daily Update – Skeletons In The Cohen Closet?

叙利亚出现了使用化学武器的趋势,假如人们对此置若罔闻,不予制止,它很有可能被其他交战的国家视为标准的做法,加上目前正处于和伊斯兰国战争的关键时刻,可以肯定地说,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讲,现在似乎不是沿着这条熟悉的原来曾经导致被弹劾的道路走下去的最佳时刻。毕竟,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一定掌握了重要的线索才会有突袭总统律师的勇气。正如一位联邦调查局的前特工所说,“我已经在联邦调查局做特工20年了,只看到过少量的律师被执行过搜查。凡是被执行搜查的律师最终都进了监狱。”

当最新的进展是由特朗普所任命并获得法官批准的一名律师来寻求的时候,人们越来越难以把这一场调查特朗普的行动当成一场“搜捕女巫”的行动了。今天还有消息认为,特朗普认为他有权解雇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这显示了他对法律和近代历史的无知。《美国联邦法规》明确规定,只有司法部长才能解雇他们,而当年当尼克(试图)将他的(调查官员)革职时,司法部副部长和部长全都倒戈辞职,因为他们不愿意屈服。所以,就是尼克松(当年)也遵守了这些法规。但是,无论特朗普做不做这件事件,现在看来这个隐藏秘密的橱柜已经被打开。3个月前对玛纳福特(Manafort)进行的突袭已经导致了12项的起诉(以及其他各种金融犯罪的指控)。人们是不是可以期待在科恩的橱柜里发现更大的见不得人的秘密?

鉴于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内被弹劾的赔率现在大约在4/6左右,所以值得问一下,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可能产生何种反应。事实上,从波动性和整体表现方面来看,这些反应都是交织在一起的,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许多其他因素造成的。此外,谢天谢地这个样本的量非常小,只有四位美国总统曾遭遇弹劾的背运。他们是1842年的泰勒(未成功),1868年的约翰逊(被宣告无罪),1998年的克林顿(被控诉作伪证和妨碍司法,但被宣告无罪)以及1974年水门事件中的尼克松(在弹劾程序之前辞职并被赦免)。

有一定数据显示,前两个事件对股票市场存在着积极的影响,实际上标准普尔500指数在克林顿的桃色新闻被曝光和最终被宣判无罪之间增长了近28%。然而,在克林顿接受的几次审判期间,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22%,但这期间大幅的下滑主要是由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LTCM)的失败和俄罗斯危机所造成的。尼克松的经历可能看起来(和上述情况)非常相似,标准普尔500指数在他的参议院调查和辞职之间下降了28%;但是,他的破坏性政策和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体系标准的失败通常是人们抱怨市场下调的原因。因此,也许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原因让人担心弹劾一定会对股市造成持久的损害,但是,至少可以预期,如果最新的突袭发现任何不正当的财务或个人行为的证据,市场则会出现一些波动。

每日新闻更新 — 对人民币贬值进行评估 The Daily Update – Evaluating a renminbi devaluation

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国的决策者一直对多项政策进行着评估,包括人民币贬值的潜在风险; 这是因为人们对贸易争端的担心居高不下。据彭博社昨天发表的文章称,“中国高级官员正在研究由政府准备的对人民币进行的两个方面的分析。”一方面考察使用货币作为贸易谈判工具的效果,另一方面评估以人民币贬值的手段来抵消拟议的美国贸易关税对出口造成的潜在影响的后果。该报告之后出现的立竿见影的明显的反应是,昨日人民币兑美元立即贬值,但离岸货币最终收涨0.20%。

市场应该恐惧吗?不,不必恐惧。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强行让自己的货币贬值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首先,关于目前针锋相对的关税建议尚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同意。其次,中国从2015年强势的贬值中汲取了教训,这次行动破坏了该国的资产类别的稳定性。第三,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三番五次地强调,他们希望将自己的货币国际化,这需要更多的市场驱动,也就是尽量少的(政府)干预。第四,中国为什么要把“货币操纵者”这个字眼轻而易举地拱手让给特朗普(使用)?最后,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原因,非制造业活动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以上,那么为什么这个国家在千辛万苦进行经济改革以实现更能够持续发展的消费主导型的增长之后却要寻求一种低价值的货币?

(当然)这并不是说,假如贸易口水战确实导致更糟糕的情况发生,货币也不会自然贬值。但是,我们毕竟还没有到那一步,而且贸易战也可能导致美元的抛售。相反,好像中国的决策者有很多的深谋远虑,这使得他们能够在美国不退缩的情况下决定部署何种火力。其他火力可能包括: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持有,限制美国在中国的投资等; 但是,这些措施比微不足道的货币贬值更为激烈。

5月15日将举行一场公开听证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将最后确定美国的关税清单,但离现在还有一段时间;两国都表示在此期间他们随时都可以开始谈判,不希望打贸易战。顺便提一下,特朗普发推文称,“很有可能”会与中国达成贸易交易。继昨天评论说中国正处于金融市场和汽车制造业“开放的新阶段”以及“让我们坚持开放,获得共赢”之后,从本周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讲话中,我们也可以听到更多的理念。这种较为积极的情绪应该能够支撑人民币的稳定性。就在撰写本文时,离岸人民币今年迄今为止以现货价格计算上涨了3.47%,对美元的总回报率为4.71%。

每日新闻更新 — 特朗普的‘焦虑症’ The Daily Update – Trump's 'anxiety disorder' / Ongoing Japanese government scandal

在中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正式投诉美国之后,(两个)世界超级经济大国在关税方面互不相让,并发表有关声明,口水战打个不停。中国的国家媒体大胆呼吁,美国的工商业行动起来,推翻特朗普对进口商品征收更多关税的计划,并警告美国‘玩火者最终必自焚’。一家国家报纸 《人民日报》敦促美国公司站出来向特朗普政府提出抗议,认为这种态度正是‘焦虑症’的结果。该报表示,‘我们呼吁包括美国工商界在内的国际商界采取迅速有效的措施,并敦促美国政府纠正其错误’,同时还毫不意外地补充说,(中国)国内的行业完全支持中国政府针对关税而采取的任何行动。

另外在周末,关于政府把土地卖给大阪的学校运营商森友学园(Moritomo Gakuen)的丑闻,根据财务省的一位官员的说法,财务省曾暗示编造一个封面故事,现在该丑闻呈现出另外一番景象。财务省的理财局局长太田充(Mitsuru Ota)在国会的一份声明中说:‘去年2月20日,理财司的一名员工联系过森友学园的律师,并建议对方说出,在清理垃圾方面花了很多钱,并且使用了数千辆卡车’,太田充还补充说,律师并没有对这个建议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律师认为‘我们要求森友说出并不真实的事情是错误的’。

每日新闻更新 — 贸易战和纸老虎 - The Daily update - Russia’s “Pivot to China” underway

中国今天以报复性关税(对美国)给以有力的回击,这一行动表明他们希望为美中的贸易战争划上一条底线,并揭露美国脱离正道进入贸易保护主义的行径。虽然双方征收约500亿美元的关税看上去是可比的,但中国针对的项目和行业,包括飞机、化学制品、汽车和大豆,相对于美国重点在高科技方面征收的关税,在社会和政治层面(给两个国家)带来的痛苦要大得多。例如,建议中的对大豆征收关税实际上将击中某些州,9个最大的大豆生产商中有8个处于“特朗普腹地”(“Trumpland”),而该行业的大豆生产商将真正感受到25%关税的成本。但是这将对中国自己的食品成本,主要是猪肉的价格,产生自杀式袭击的影响,而这一点也不是国内的人们所愿意看到的。该举措实际上是表示,他们宁愿在经济上忍受更多的痛苦,也不愿意让国际社会看到他们在美国的恐吓面前显得低人一等。

此外,北京的报复速度之快让华盛顿大吃一惊 — 同时这也清楚地表达了让美国在实施这些保护主义的威胁或者让这些威胁继续升级的问题上应该三思而后行的愿望。不过中国继续呼吁结束这种边缘政策,但这次的呼声比以往更加严厉: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今天早些时候说,“那些试图通过施加压力或者恐吓让中国屈服的国家从来就没有得逞过,现在也不会成功。”尽管中国已经清楚地对目标领域进行界定,但是并未宣布实施这些关税的具体时间,这可以被视作中国给美国时间悬崖勒马并撤回其威胁的善意姿态。

特朗普(或者最少说他的幕僚)需要意识到,北京把他看作这种边缘政策中的一只‘纸老虎’,这也许是正确的,中国在最近的反驳中就证明,他们自己绝对不是。在蓬皮奥(Pompeo)得到参议院的确认之前,(美国)只有一位代理国务卿,再加上要备战今年11月份的中期选举,美国在政治上并不处于最强的谈判地位。此外,从贸易的角度来看,没有任何一方处于比对方更优越的地位;绝大多数分析家预测,相对来讲,美国将从拒绝和中国进行贸易中遭受更大的损失。正如光耀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所强调的那样,“外部的压力只能使得中国更加聚精会神促进经济的发展。”

就在撰写(这篇评论)的时候,道琼斯期货指数在这场口头交锋中应声跌下500点,或者约2%。这当然反映出人们的殷切期望:这些关税不会完全实施,一场痛苦的贸易战不会真的发生。假如真的发生,人们可以预见的下跌要远远超过600点。如果历史能够告诉我们关于贸易战的一些教训的话,那就是,开战很容易,但是打起来并不轻松。

每日新闻更新 — 标准普尔遭遇1929年以来最差的开端 The Daily Update – The worst S&P start since 1929

现在我们已经到了2018年的第二个季节,新季伊始,我们迎来了一片哀嚎,标准普尔的股票指数创下了自1929年以来4月份最糟糕的开端。尽管人们对接下来的担心看上去非常真实,但是有人会说,这才(刚刚)过去一个交易季度,而且有四分之一可供投资的世界都在假期。

有关目前美联储(Fed)的态势,我们经常提出种种问题;概括地说就是,使用了六年时间的咄咄逼人的量化宽松政策(QE)和前所未有的低利率手段才将美国的增长提高到了大约2.5%。伴随着对量化宽松政策的取消和对资产负债表的削减,以及同时通过利率的杠杆对货币政策的收紧,这种策略一直让我们感到有点担心,尽管减税将在近期内起到帮助的作用。

加上目前的贸易摩擦򁢲— 中国在周末通过对128种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的手段进行报复,以及一位似乎想要疏远靠近或者远离美国边境的全球绝大部分主要的经济大国的美国总统,人们对全球的前景充其量只不过是并不清晰而已。

预计“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将在下周继续,因为特朗普总统的团队透露出信息,他希望在两周内原则上达成协议。这导致了墨西哥比索的坚挺,在过去十个交易日中,墨西哥比索兑美元的汇率进一步上涨了3%。很显然,这使得墨西哥的出口比原来贵了一些,(但是)奇怪的是,加拿大元几乎是纹丝不动,这使得特朗普在这次交易中的(进攻)目标明朗化。

所以,我们新的季度开始只是迎来了一个并不怎么清晰的前景;新任的美联储主席似乎也有相同的看法,因为鉴于目前的前景对于过度收紧政策的做法他看上去持少许的乐观态度。其他成员也好像不再坚持原来的预期,因为在周末的时候,哈克(Harker)— 尽管并不具有选举权 — 这样表示,他预见今年的加息再有两次即可,而有选举权的博斯蒂克(Bostic)则坚持原来的观点:这一年总共有3次加息才为合适。

我们将继续关注目前的政治和经济数据,并保留我们的观点:全球经济增长的风险在接下来的十二个月中呈下降趋势。  

每日新闻更新 — 中国债券纳入指数以及人民币的国际化 The Daily Update – China index inclusion and renminbi internationalisation

彭博社最近宣布将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中国债券纳入指数预计将从2019年4月开始,用时20个月分步完成。在此之前,‘一些计划内配套措施’还需由中国人民银行和财政部予以完善。彭博社指出,为了避免延误,完善工作仍需在入选日期之前落实。这些完善措施包括交付与支付结算,在投资组合之间对大宗交易的分配能力,以及对税收政策的澄清。

完全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后,地方人民币债券将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之后的第四大组成部分。彭博社指出,根据截至2018年1月底的统计数据,中国债券在该指数的53.73万亿美元的市值中所占的比例将会达到5.49%。

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来看,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债券市场位居第三(接近11万亿美元),但在外国投资者的投资组合中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代表。外国投资者所拥有的该市场的份额还不足2%。此外,对于那些想要冒险尝试人民币投资的人来说,主权收益率相对来讲具有吸引力(例如中国境内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3.7%),对于具有强劲的国外净资产,评级(穆迪/标准普尔)为 A1/A+ 的主权国家来讲,其货币有增值的潜力。

看来不可避免的是,这次将中国债券纳入(全球综合指数),以及对市场可进入程度的改善,有助于投资者的资金进入中国,同时也将加强人民币国际化的不断深入。今年迄今为止,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升值3.76%(现货收益),总回报率为4.85%(截止本文发稿时),而在中期内人民币稳定性似乎基本稳定。

每日新闻更新 — 波动性露出了它的青面獠牙 The Daily Update – Volatility shows its teeth

周一的股票市场看上去有点像一只死猫弹跳(假如有这样的情况的话),标普500离开了它的200日移动平均线(约2587),不过昨天再次下跌的幅度并不大,触及2596点。今天亚洲和欧洲股市进一步下跌可能意味着今天下午晚些时候这个下线会再次得到考验。

从本周初开始,标准普尔500指数持平,但纳斯达克的方正科技巨头指数上涨超过16%:绝大多数是在奈飞(Netflix),亚马逊(Amazon),推特(Twitter)和恩威迪亚(Nvidia)今年飞涨之后(分别为67%/、33%、33%以及 26%)。但是随着昨日的表现,标准普尔指数今年以来已经下跌1.85%,方正指数在下跌超过5.6%之后使得它在2018年的涨幅缩小到10%以下,遭遇有记录以来的最大打击。

这些大型的科技公司正像它们在很大范围内所表现的那样,并不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整齐如一,但典型的情况是,伴随着上述公司的股票分别下跌6%、4%、12%以及8%,这些从年初到现在的盈利股的表现昨天是最糟糕了。昨天表现特别差的应该是推特了,当时做空头的安德鲁·莱福特抓住最佳时机,在一个报告中表达了他对该公司的观点的改变。在这份报告中他详细地介绍了他的观点:对于该公司的前景来说,‘一切都已经改变’。

特斯拉(Tesla)也是一个离群者,从年初到现在它的表现已经呈现负数。随着调查的逐步升级和 Model 3 生产的逐步失宠,昨天受挫之后,它的降幅仅仅在2018年的前3个月之内就超过了10%。不仅如此,它的股票也是美国市场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价值为94亿美元的3千万股票被借入;它的债券也是如此,根据 IHS Markit 的数据,它的2025年期5.3%的债券有高达13.2%被卖空。

所有这些表现并不都预示着技术危机,因为虽然方正在2016年2月5日也下跌了5.4%,但毕竟随后的涨幅又超过了150%!但是这些情况确实表明了股票市场潜在的波动性,尤其是在技术领域,有几只许多人不愿目睹的獠牙。在负面消息的周期中,这种巨变的信号暴露出对目前估价的必要的支持是不足的。随着复活节的到来,交易周的缩短,在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有可能继续看到比平时更多的波动性。

每日新闻更新 — 人民币原油期货 The Daily Update – Renminbi Oil Futures

昨天,首个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上市交易。由于该原油期货已经在上海自由贸易区注册,它的上市吸引了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商品交易商,使得外国投资者首次可以在中国进行商品衍生品的交易。但是,这不是中国首次尝试引进一个原油期货市场。上次的尝试由于市场波动水平过大,局势失控,对冲措施无法发挥作用,仅仅一年之后,也就是1993年,就以失败告终。

去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每天进口的原油是840万桶。根据记录,这几乎是2013年11月进口量的两倍,每天的进口量要比美国多50万桶。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想争夺以美元为基准的布伦特(Brent)和 WTI(西德州轻质石油公司,West Texas Intermediate)的控制权。随着中国政府希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抱负,成立原油期货交易所可能有助于实现这些目标。

中国敦促关键的石油出口商采用人民币结算已经有一段时间,俄罗斯(中国最大的供应商)和伊朗已经在这样做,但是到目前为止沙特阿拉伯拒绝接受这一脱离石油美元的要求。不过,接下来中国对该王国的压力有可能会逐步增加。首先,在上个月底的时候,沙特的国营石油供应商阿美石油公司(Aramco)签订了一份协议,将在2018年向中国供应1200万桶原油,跟去年的供应量相比增加了600到800万桶。此外,有报道说中国提出愿意购买高达5%的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首次公开募股,以成为一个支柱投资者。假如发生这个情况,那将让中国人将来在跟沙特谈判时获得一些有利条件,尽管他们并不是唯一一个希望在初级水平上参与首次公开募股(IPO)的国家。有报道显示,来自俄罗斯、日本和南韩的主权财富基金也对获得股份感兴趣。

每日新闻更新-阿布扎比不断扩大的主权财富基金 The Daily Update – Abu Dhabi's Evergrowing Sovereign Wealth Fund

随着经济多元化的推进,阿布扎比今年将进一步深化政府相关行业的整合。去年一月,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主权财富基金(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和穆巴达拉发展公司)进行合并,成立了穆巴达拉投资公司;2016年阿布扎比国有银行、阿布扎比国民银行和第一海湾银行合并,成立了阿布扎比第一银行(FAB)。阿布扎比投资委员会是FAB最大的股东。据称,阿布扎比商业银行和阿联酋联合国民银行将同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合并,这将使该主权财富基金成为全球十大基金之一:根据主权财富基金研究所的数据,其总资产预计将达到2480亿美元。

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纳赫扬发表推文称:“我很赞成阿布扎比投资委员会重组为穆巴达拉投资公司的一部分,如此规模的投资机构将有助于改善国家的竞争力。我们期望通过统一的愿景,以发展为根基,不断努力,改善我们的全球竞争力,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

我们认为我们目前持有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2022年和2041年到期的债券以及穆巴达拉2024年和2029年到期的债券没有收到消极影响,因为市场认为这次合并是积极的。我们没有持有任何海合会地区银行的债券,因此我们面临的风险只是前文所述的债券。我们仍强烈支持持有高评级的阿布扎比主权债券和准主权债券,这将继续提供有吸引力的风险调整回报,平均信用缓冲超过4档。

每日新闻更新-人口与日本 The Daily Update – Demographics and Japan

Stratton Street的核心信念之一就是诸如人口这样的长期趋势正在限制经济增长率:下滑的经济发展一直与下滑的通胀压力以及低利率保持一致。这种趋势将始终保持下去。

日本经常被视为沿着这条道路走的最远的国家。Nao Sudo和Yasutaka Takizuk在2018年1月日本央行工作报告《过去和未来五十年的人口老龄化和实际利率》中展示了一些有趣的观察。该研究采用针对日本经济的叠代模型对过去和未来进行观察。

根据他们的基准模拟,他们发现日本在1960-2015年间,实际利率下跌的640点中有大约270点是因为人口结构的改变。有趣的是,该研究发现从2016年开始,人口结构只对实际利率产生了很小的影响。

Sudo 和Takizuka指出,未来人口产生的影响将变小:“在日本,过去50多年来,出生率从1960年代的4.6%下降到2015年的负值-0.7%,这导致同期适龄工作人口增长率从2.0%下跌到负值-1.4%。未来50年,出生率将下降到0.5%,这让适龄工作人口增长率几乎保持不变。类似的,过去50年的寿命增长了12年,但未来50年的寿命将只增长4年。”不管怎样,他们仍预期过去的人口变化将对实际利率造成下行压力:寿命增加是永久性的改变,这对家庭储蓄行为造成永久性影响,也对实际利率造成持续的消极影响。

人口趋势对资产市场具有重要影响。根据联合国数据,2015-2050年全球将有48个国家/地区的人口总数(不只是适龄工作人口)预期将减少。对我们而言,这意味着经济增长和通胀展望将变疲软,实际利率将降低。

每日新闻更新-相当鸽派的FOMC会议 The Daily Update – A Rather "Dovish" FOMC Meeting

正如市场预期,昨天美联储宣布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至1.50%-1.75%。昨天我们已经讨论过,这是鲍威尔首次以美联储主席身份主持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市场非常关注他的观点,特别是鉴于最新公布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指数和核心消费价格指数并不令人满意。另外,其他关键数据点仍很复杂,零售销售、建筑许可数和个人消费支出都出乎意料地走低。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GDPNOW”模型对美国第一季度年经济增长率的预估从2月1日的5.4%骤降至1.8%。

关于鲍威尔在会上发言的关键信息,他强调加强经济增长并对失业率进行了预测。根据最近的财政措施,预计今年经济增长率为2.7%,2019年为2.4%,2020年为2%。预计今年的失业率到年底将下降至3.8%,未来两年将下降至3.6%。然而,今年到2020年的通胀预期值只略微上调,分别为1.9%、2%和2.1%。有趣的是,美联储似乎对2020年的通胀预期很满意。上任主席耶伦以及芝加哥联储主席Evans之前发出的信号是,除非价格压力持续,否则美联储不会将目标通胀率停留在2%。

值得关注的是,鲍威尔延续上任政策,采用渐进式灵活方式实现利率正常化,他强调目前通胀几乎没有上升风险。鉴于新任主席更温和的态度,对今年中位数散点图没有改变,市场出现美元抛售,国债反弹。然而,对2019-2020年的发展展望更具鹰派风格。中国央行对货币市场利率上调了5个基点来应对此次加息,并表示此举是为了符合市场预期,是对美联储加息的正常反应。随着加息的进行以及市场更趋平衡,关注点将转移到发展全球贸易政策中。

我们对目前的位置仍很满意,特别是鉴于市场已经考虑了今年将有三次加息的预期。目前我们的A级投资组合收益率约为4.4%,信用缓冲超过三档。

每日新闻更新-美联储加息路径 The Daily Update – Fed rate path and destination

哲罗姆·鲍威尔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首次参加议息会议。鉴于利率十有八九将升至1.5%-1.75%,几乎所有人都在期待鲍威尔将如何评论刺激政策对紧俏的劳力市场的影响、通胀问题以及美联储将在其上任早期采取谨慎的一些迹象。目前有隐性迹象显示,40%的预期认为今年将有3次加息四分之一个百分点,剩下的60%认为会加息3次以上或者不足3次。

市场等待美联储的结果,全球股市继续走低,债市收益略有走高:10年期债券收益率回到本月徘徊的2.8%-2.9%区间的顶端,但不管利率正常化采取何种方式,不管今年加息4次、3次还是2次,短期投机对长期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的影响很小。最终,长期债券收益很可能维持在上区间,过去三年间3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多次超过3.25%。

密切关注长期利率预测的演变以及市场对预测的反应,将是未来数月重点监控的方面。二月份美国就业数据乐观,很可能美联储的长期目标利率从目标的2.75%调至3%。在过去4年,该目标利率从4%一直在稳步下调。我们预测市场对这种渐进式回落的反应不足,这有效说明对美国的通胀和经济发展的平衡水平预期降低。除非该趋势骤然扭转,否则我们仍认为短期加快缩表对短期的影响应大于长期。

最后,由于今天是世界诗歌日,我们就用@twitmericks的五行打油诗结尾吧:

有个老兄叫普京,

英国对他有争议。

普京再次当总统,

欧盟容克、美国川普,

纷纷屈膝表祝贺。

每日新闻更新-刘鹤有好主意 The Daily Update – Uncle He has some good ideas

昨天,刘鹤当选国家副总理,他在中国扮演了相当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美国财长努钦以及总统经济顾问科恩/库德洛等多角色责任,现在又多了一项重要职责。刘鹤被认为非常适合这一职位,此次升职应能帮助他推行政策治理中国这一充满发展活力但负债严重的不确定经济体。

多年来,刘鹤一直对中国经济发展有所贡献:在作为中共党员四十多年的时间里,他先后担任过多种高级职位,在中国三十多年的经济研究期间发表了上百篇文章。大部分人认为他的观点主张很谨慎。刘鹤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在哈佛大学接受国教育,因发表过多篇论文而广为人知(其中包括《两次全球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他也直言改革的必要性。

自从2013年以来,刘鹤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他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是中国经济政策与改革的主要架构师之一,习近平评价刘鹤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去年刘鹤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作为中国发言人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在论坛上他大力宣传中国为解决经济风险、贫困和污染所做的努力。他被西方视为可以合作的人(其中一个例子就是在刘鹤访美期间,表示愿意继续展开贸易谈判,哪怕特朗普对钢材和铝材收取关税)。

2016年5月,《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由权威人士撰写的有影响力的文章,该文章认为应警惕依靠债务推动的经济发展。据认为其作者就是刘鹤。香港大学教授夏春表示:“刘鹤对经济的评论很准确,有建设性。他从来不回避中国经济的问题和困难。”

鉴于刘鹤广泛的权利、备受尊重的地位、对贸易战的反对、对债务的担忧以及对市场力量的尊重,他升任副总理应有助于把中国经济引向正确的方向。但要进行如此浩大的工程变革将是循序渐进、逐步推行的过程。最近刘鹤发表言论称:“我们都知道,如果要用水桶打更多的水,就必须加长短板。”当下,债务负担、僵尸国企以及同美国的贸易谈判是需要解决的三大短板。我们希望他能顺利完成自己所说的“超越国际社会预期”的改革。

每日新闻更新-20国集团部长级峰会/普京 The Daily Update – G20 / Putin

随着二十国集团部长级会议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将不得不在未来几天面临挑战。关税和贸易战将成为各国部长关注的话题,而努钦则要在日益恼火的观众面前为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方案辩护。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国际政策前任官员埃德温·杜鲁门指出:“努钦将被他们教训,他需要进行防守辩护,将尽可能表现出他最好的一面。”虽然美国的关税政策宣布以来对全球造成的影响有限,但任何限制贸易的行为将阻碍全球发展,因此必须谨慎警惕贸易战的任何升级迹象。

部长们将在议程中讨论的另一个问题是代币。金融稳定委员会主席马克·卡尼认为,至少目前委员会不认为代币对全球金融稳定构成威胁。在本届二十国部长会议前夕发布的一封公开信中,卡尼写道:“即使在最近的顶峰阶段,代币的全球市值也不足全球GDP的1%。相比之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信用违约掉期的名义价值是全球GDP的100%。代币的规模很小,并非是货币的替代品,在实体经济和金融交易中的使用有限,这都意味着它与金融系统的关联是有限的。”

正如普遍预期,普京获得第四次总统任期,开启了在位的第18个年头。本次投票率超过99%,普京获得了压倒性的77%的选票,在本届任期结束后他将是71岁。普京最大的竞争对手Alexei Navalny因2017年的贪污罪而被禁止参加竞选。还有其他7位竞选人,其中得票最多Pavel Grudinin仅获得12%的支持率。俄罗斯债券对此消息并没有太大反应。

Please read this important information before proceeding. It contains legal and regulatory notices relevant to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site.

This website provides information about Stratton Street Capital LLP ("Stratton Street"). Stratton Street is authorised and regulated by the UK's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The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has been prepared by Stratton Street from its records and is believed to be accurate but we do not accept any liability or responsibility in respect of the information of any views expressed herein. The information, material and content provided in the pages of this website may be changed at any time by us.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may be out of date and may not be updated or removed.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for the main purpose of providing generic information on Stratton Street and on our investment philosophy for the use of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in the United Kingdom that qualify as Professional Clients or Eligible Counterparties under the rules of the United Kingdom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the "FCA").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website is not intended for the use of and should not be relied on by any person who would qualify as a Retail Client. Products and services referred to on this website are offered only at times when, and in jurisdictions where, they may be lawfully offered.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is not directed to any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provision of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does not constitute an offer to purchase securities to any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other than a professional fiduciary acting for the account of a non-U.S person) or to any U.S. person as such term is defined under the Securities Act of 1933, as amended.

The website is not intended to offer investors the opportunity to invest in any Alternative Investment Fund ("AIF") product. The AIFs managed by Stratton Street are not being marketed in the European Economic Area ("EEA") and any eligible potential investor from the EEA who wishes to obtain information on the AIFs will only be provided with materials upon receipt by Stratton Street of an appropriate reverse solicitation reques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EU Alternative Investment Fund Managers Directive ("AIFMD") and national law in their home jurisdiction. By proceeding you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accessing this website in the context of a potential investment by an EEA investor in the AIFs managed by Stratton Street and that you have read, understood and agree to these terms.

No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website should be deemed to constitute the provision of financial, investment or other professional advice in any way. The website should not be relied upon as including sufficient information to support any investment decision. If you are in doubt as to the appropriate course of action we recommend that you consult your own independent financial adviser, stockbroker, solicitor, accountant or other professional adviser. Past performance is not necessarily a guide to the future. The value of investments and the income from them may go down as well as up. An application for any investment or service referred to on this site may only be made on the basis of the offer document, key features, prospectus or other applicable terms relating to the specific investment or service.

Where we provide hypertext links to other locations on the Internet, we do so for information purposes only.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any other websites or pages linked to or linking to this website. We have not verified the content of any such websites. Such websites may contain products and services that are not authorised in your jurisdiction. Following links to any other websites or pages shall be at your own risk and we shall not be responsible or liable for any damages or in other way in connection with linking.

By using this site, you should be aware that we may disclose any information that we hold about you to any regulatory authority to which we are subject, or to any person legally empowered to require such information.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user experience, by clicking the "I Accept" button below means you consent to the use of cookies on our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