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新闻更新 — 对俄罗斯主权评级的提升 The Daily Update – Russian Upgrade

2月8日,穆迪终于将其对俄罗斯主权评级上调至投资级别。这一举措将长期外币评级从Ba1(前景看好)调整至Baa3(前景稳定),并将其评级与去年2月把评级上调至BBB-的标准普尔,以及与在整个2014年的制裁和较低油价期间一直维持在一个投资评级的惠誉(目前BBB-)保持一致。穆迪表示,这次升级的主要推动因素是穆迪的这一判断,即该主权国家对(制裁)冲击的脆弱性确实已经大幅减少,不再将其评级限制在次级投资级别。更具体地说,在评级机构看来,有可能发生的新制裁 — 即未来几个月内最可能出现这种冲击的根源 — 的影响可能会被遏制,而不会对该国的信用状况造成实质性损害。

 

穆迪还注意到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对外部融资的改善,具体一点说:“中央银行的外汇储备覆盖了80%的外债(包括直接投资),而在2014年6月份的时候,外债的比例是57%。”此外,虽然有资本外流(包括偿还债务),但“经常账户的盈余(已经扩大到1150亿美元并占GDP的7%)覆盖这一部分资金绰绰有余”。他们还通过采用新的财政法规凸显了政策实力的提升。

 

正如我们之前所指出的那样,财政规则使用了保守的40美元(实际)油价,超过预算的收入将用于重建俄罗斯的财政缓冲。俄罗斯谨慎的财政战略帮助国家控制住了债务水平,即大约占GDP的15%。俄罗斯还通过提高退休年龄和增加增值税来改善其财政状况。在强调通胀目标模式的同时,俄罗斯采取的增加汇率灵活性的举措也增加了政策框架的力度。

 

在穆迪的升级之后,以美元计价的俄罗斯主权报纸几乎没有多少变化,这表明市场已经对俄罗斯主权报纸以投资级别而定价,并且我们也认为是当之无愧的。俄罗斯进一步受到制裁仍然是一个风险。在我们的模型中,俄罗斯主权曲线看上去完全为Baa3/BBB-的评级而定价:2042年到期的5.625%的俄罗斯联邦债券以大约1.6个信用等级的价格在进行着交易。在本次对俄罗斯的主权评级进行升级并增加其国家信用限额之后,穆迪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的评级上调至Baa2(前景稳定)。若使用这个最好的评级,2034年到期的8.625%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债券在我们的模型上的交易价格只有大约1.5个信用等级那么便宜。2031年到期的7.487%的俄罗斯铁路公司(RZD)债券也升级到Baa2,并且以4个信用等级便宜的价格进行着交易。

每日新闻更新 — 或有可转换债券(Coco)The Daily Update – Coco

在我做基金经理时的早期,市场只关心一个数据点,那就是贸易平衡。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市场专注于从表面上可表明美国经济持续走强的非农就业人数和失业率。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失业率在2007年5月达到了4.4%的周期性低点,而在仅仅7个月之后的12月份,美国便进入了衰退期。所以仅仅这一个例子就说明,观察非农就业人数并不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能给人们带来多少洞察力。  

更有用的倒是反映金融压力的种种迹象。一直阅读我们评论的读者会意识到,我们一直在强调房地产市场是我们的一只“煤矿中的金丝雀”,尽管目前没有那么多的金丝雀。

不过今天可能已经出现了一只新的金丝雀,尽管桑坦德银行(Banco Santander)选择不将他们的债券称作“或有可转换债券”。我们特别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债券(至少当交易接近票面时),因为它有股权的所有缺点而没有它的任何优点。虽然许多市场参与者在买卖这些债券时假设在召回之日可以被赎回,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假设。债券的这种结构就是为了在某些触发因素被启用的情况下转换为股权,虽然这可能会在银行遭遇金融压力时帮银行一把,但是其中的风险被转移到债券持有人的身上。虽然这种息票高于普通债券,但6.25%远远不足以弥补您的风险。

桑坦德银行的解释是,它“有义务评估经济状况并平衡所有投资者的利益”。虽然这可能只是桑坦德自己一个银行的问题,但它也可能反映出整个世界经济正在放缓的事实。因此,我们将密切关注其他银行是否选择效仿桑坦德银行的这种做法,如果它们真的这样做,我们将在斯特拉顿大街的观望台上增加另一只金丝雀。  

我们仍然处于投资等级范围的高端,平均信用评级为单A,因为我们坚信,来自富裕国家的高质量的债券才是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长期增长的前景继续恶化的背景下唯一可以持有的东西。

每日新闻更新 — 《金融市场应该庆祝鲍威尔的支点吗?》(第二部分)The Daily Update – Part II: Should Financial Markets Celebrate Powell’s Pivot?

摘自我们的宏观经济学家鲍勃·盖伊(Bob Gay)撰写的评论《金融市场应该庆祝鲍威尔的支点吗?》的第二部分

另外两个因素的发展可能让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鹰派人物有理由停下来思考。首先,自12月会议以来,市场对通胀预期的衡量显著下降。然而,这种解释并不非常具有说服力,因为美联储倾向于依赖对通胀预期收集的调查数据,如果跟可能受到诸如油价下跌这一类短期发展情况影响的市场衡量相比较,这些数据往往更稳定。

另外一种因素,在我看来是另一个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就是在年底的时候商业银行对贷款标准的收紧。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每季度收集的调查数据可能在1月份的会议之前提供给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从表面上看,除了两个例外,这些数据看起来相对温和。举例来说,2018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越来越多的银行一直在加强对消费者贷款的标准。

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是,由于美联储的资金成本接近于零,过去两年一直强势向其主要企业客户推销商业和工业(C&I)贷款的银行突然转向更严格的标准。了解这些数据的过去的人们不难看出,这种贷款标准的突然变化往往就是经济疲软的前兆。事实上,在一项对预示金融危机的主要指标的详尽的研究中,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研究人员只能找到一种预测性指标 — 即商业和工业贷款的借贷标准 — 给出了有意义的对经济衰退的预告。提前时间平均约为六个月。显而易见,这些数据尚未达到令人关注的“门槛”水平,但今年是值得人们仔细观察的一年。

传统上人们总喜欢把利率水平归咎于经济衰退,其实,使经济陷入混乱的是可以得到信贷的这种条件,或者准确地说,是缺乏信贷的这种情况。随着美联储正常化其资产负债表,新兴经济体已经感到美元的短缺。商业银行采用的更为严格的标准也可能揭示美国债务的这一软肋,这次包括了杠杆贷款,特别是所谓的“私人市场”中的那种非银行、非债券性质的直接贷款,估计这些贷款的总额已经达到了7000亿美元。某种形式的风险或不良行为总能预示出每一次经济衰退,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信贷市场既是这些经济衰退的载体,也是这些经济衰退的催化剂。

每日新闻更新 — 第一部分:金融市场应该庆祝鲍威尔的支点吗?The Daily Update – Part I: Should Financial Markets Celebrate Powell’s Pivot?

我们的宏观经济学家鲍勃·盖伊(Bob Gay)撰写了一篇题为《金融市场应该庆祝鲍威尔的支点吗?》的评论,以下是该评论的第一部分。

在1月29日至30日召开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Powell)表示,董事会决定在实施未来的调整政策利率时要保持“耐心”。媒体立即将他的有别于过去两年强制推行的向正常化进军的政策的这一声明称为“支点”。该政策稳步提高了基金利率并开始收缩臃肿的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金融市场欢欣鼓舞,报以股票、长期债券和一般风险资产的大幅反弹。可以肯定的是,美联储正在把脚从制动踏板上移开,并且愿意观望未来几个月的经济发展情况。当然,我想到的问题是,美联储为什么要开辟一条新的路线?难道他们知道我们不了解的什么事情吗?

异步的美国经济。公平地说,最近几个月出现了许多危险信号,表明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和金融压力。到2018年底,信用利差明显扩大;全球贸易流动受到美国关税和暗中较劲的贸易战的影响;还有脱欧谈判在欧洲造成的不确定性。普通的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都报道称它们的经济增长放缓。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金融市场剧烈波动。然而,这些发展都没有阻止美联储在12月份的加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经济仍然是所谓的“强劲”,而且通胀稳定在美联储的长期目标 — 2%之内。另一只鞋似乎注定要落在美国,但美国雇主在1月份继续大量雇用工人。

那么为什么要改变注意?首先,鉴于联邦基金利率已经回到接近2.5%的水平,货币条件更接近“中性”。根据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12月份的预测,从长期来看,政策利率的中心趋势为2.5%至3%,这跟董事会对名义中性利率的看法是一致的。简而言之,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们现在认为,实际利率的“新中性”约为零至½%。随着12月份的那次加息,货币政策归于这个范围之内,可能重要的是,不再被定性为对储户的金融抑制。请注意,该范围的下限为2.5%,是从9月预测的2.8%下调至此,通过这一举措有一扇通往暂停的大门打开了。

每日新闻更新 — 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的预测 The Daily Update – ECB/BoE forecasts

昨天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都大幅降低了对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把他们目前的担心归咎于太多因素的缠绕,从贸易摩擦和中国经济的放缓到政治的不稳定和“英国脱欧的迷雾”。欧洲央行现在认为,欧盟年经济增长率仅为1.3%,低于3个月前预测的1.9%,而英国央行认为英国的年经济增长率为1.2%,明显地略差一些,低于11月份预期的1.7%。这将是自2009年以来表现最弱的增长。当天早些时候,西班牙已经报告说,该国的工业生产同比大幅下降6.2%。今天上午发布的数字称,意大利的工业生产同比下降了5.5%。

英国央行的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在对经济进行预测后在新闻发布会上给出了一个复杂的评论。他认为,“英国经济的基本面是强健的。金融行业的弹性也很好。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强劲,劳动力市场牢固”,但是,他警告称,“英国脱欧的迷雾正在导致经济数据中的短期波动,更根本的是,它正在经济和商业领域造成一系列的紧张情绪”。他接着说,英国有50%的公司在应对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面前举手无措,而另外50%的公司认为,他们在为这个最坏的可能做准备,已经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令人担忧的是,卡尼警告说,英国经济远离消费的积极再平衡已经暂停,认为自英国脱欧公投以来商业投资不足按照国际标准是一种“绝对离群值”。

在布鲁塞尔那边,欧盟委员会也大幅削减了对前景的展望,而其中对意大利的下调幅度最大。欧盟委员会现在认为,这个南欧国家今年的经济将仅以0.2%的速度增长,低于此前预测的1.2%。欧盟委员会在一项声明中表示,“欧元区增长势头的大规模丧失可归因于外部环境中支持能力的减弱,包括全球贸易增长的放缓以及贸易政策的高度不确定性”,还表示,“但是,许多国内的因素也起了一定的作用”。由于那些数量不少的因素仍在发挥作用(英国的脱欧、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摩擦,以及现在法国和意大利之间的争执),那些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滚滚乌云正在变得越来越黑。

每日新闻更新 — 贸易战和经济增长 The Daily Update – Trade Wars & Growth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关于“贸易战争带来的痛苦与收益”的讨论会探讨了一项新的贸发会议的研究结果,分析了美中关税的影响以及原来威胁要在3月份按计划增加关税的问题。去年12月,美国将原来威胁要对2000亿美元的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提高到25%的计划推迟至3月1日,以便有时间进行谈判。贸发会议的寇克-汉密尔顿(Coke-Hamilton)女士指出,“我们的分析表明,虽然双边关税在保护国内公司方面并不是很奏效,但在限制目标国家的贸易方面不失为非常有效的工具”。注意到关税的扭曲效应之后,她表示,“中美双边贸易将会下降并被来自其他国家的贸易所取代”,因为关税会改变全球竞争力,使得并未遭受直接影响的制造商从中受益,从而导致贸易流向的变化。

有趣的是,该研究估计,“在受美国征收关税影响的中国出口的2500亿美元的贸易额中,约82%将被其他国家的公司所获得,约12%将由中国公司保留,由美国公司获得的出口份额只有约6%。同样,在受中国征收关税影响的美国出口的约850亿美元的出口额中,约有85%将被其他国家的公司所获得,美国公司将保留不到10%的份额,而中国公司只能获得约5%的份额。”说到赢家,该研究指出,欧洲、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将是明显的受益者。欧洲可以获得700亿美元的贸易(来自中国的约500亿美元和来自美国的约200亿美元),这相当于其出口额的大约0.9%,而墨西哥200亿美元的潜在受益将达到其出口额的约6%。

然而,该报告还警告说,“负面的全球影响可能会成为主导力量”,影响到“依旧脆弱的全球经济”。保护主义升级的一个风险是“贸易紧张局势可能演变为货币战争,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债务更难如期清偿。”在全球经济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的节骨眼上,在3月份截止日期之前美中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是非常重要的。最近美国财政部长努钦(Mnuchin)把跟中国总理刘鹤(Liu He)的会晤描述成“非常富有成效”,并表示“我们正在付出巨大的努力争取在这个最后期限到来之前达成协议。这是我们的目标。”努钦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很快将前往北京展开进一步的谈判。

每日新闻更新 — 国情咨文 The Daily Update –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自由世界的领导人昨天向国会发表了他的国情咨文演讲。他在演讲中谈到了一系列国内外问题,但并没有对有关政策进行详细的阐述。这个82分钟的演讲呼吁两党之间的合作,当然是以他的条件为准。下边是一些精彩的片段。

关于联邦调查一事 —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经济奇迹,唯一可以阻止它的就是愚蠢的战争和政治,或者是荒谬的党派调查”。

说到隔离墙、移民和政府关闭一事 — “国会还有10天时间通过一项法案为我们的政府提供资金、保护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非常危险的南部边境”,并补充说“我的政府已经向国会提交了一个言简意赅的建议,以结束南部边境的危机。它包括人道主义援助、更多的执法、在我们港口进行毒品检测,并关闭导致儿童走私的漏洞,以及规划一道新的物理屏障或一堵隔离墙的计划,以保障我们的入境口岸之间的广大区域的安全”。边境安全是他最喜欢的话题,他在演讲中给这个话题分配的时间比任何其他话题的时间都要多。

医疗保健费用 — “对我和我们所有人来说,下一个主要优先事项应该是降低医疗保健和处方药的成本,并保护在投保前已患有疾病的那些患者”。特朗普还提出了两项新的政策建议,呼吁在未来10年内消除艾滋病毒/艾滋病并筹集5亿美元的儿童癌症研究经费。

基础设施 — “两党应该团结起来重建日益崩溃的基础设施,这可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种必要”。

外交政策 — 他谈到了一系列的主题,从俄罗斯到委内瑞拉(在评论过委内瑞拉之后他发誓说美国永远也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从北约谈到朝鲜,从阿富汗又谈到中国。伊朗被单独挑选出来,特朗普继续对限制伊朗核计划以换取解除制裁的国际协议持批评态度。他说:“我的政府已经果断地采取行动,面对世界上赞助恐怖主义的主要国家伊朗的激进政权,”特朗普在讲话中还说,“这是一个激进的政权。他们做很坏很坏的事情”。谈到中国的话题,他说,“我们现在向中国表明,经过多年瞄准我们的工业,窃取我们的知识产权之后,盗窃美国就业和财富的时代已经结束”。

特朗普还在演讲中强调了他的经济成就,尽管根据彭博社的报道,这些数字并不能对上号。不过,我觉得没有人会对此感到过度震惊。

每日新闻更新 — 戴上锡头盔,当心意大利债务(爆炸)The Daily Update – Tin Helmets, Italian debt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对意大利的银行都有一个很大的担忧,因此在它们那里我们没有(风险)敞口,因为我们担心市场就意大利的债务和政治问题产生的情绪波动会随时蔓延。我们认为,这对欧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昨天看到了一篇研究意大利债务的有趣报道;报道称,意大利的公共借款已经达到1.5万亿欧元,主要集中在意大利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另外还有来自欧洲其他主要银行的4250亿欧元。其根据是彭博社去年6月底对欧洲银行业管理局的数据进行的分析结果。法国银行对意大利的风险敞口最大,主要集中在法国巴黎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占整个法国风险敞口总额2855亿欧元的2404亿欧元。紧随其后的是德国银行的587亿欧元,其中德意志银行和德国商业银行的风险敞口就达到420亿欧元。接下来是比利时的德克夏银行,风险敞口为231亿欧元,连资历和声誉俱佳的巴克莱银行的风险敞口也有174亿欧元之多,由此可见这种风险敞口分布得有多宽。

现在给这种困境雪上加霜的是,意大利的经济衰退,以及意大利政府今年需要发行的大约4000亿欧元的债务;有报道说,这样做仅仅在一年之内就要耗尽欧洲稳定机制的救助资金的4100亿欧元,不难看到,一场动荡局面正在形成。

不错,由于家庭财富很高,意大利目前仍然拥有4星级的NFA评分,但这种财富似乎处于瑞士的卢加诺(Lugano)的房地产和银行内,而不在意大利的银行内。因此,意大利需要外国投资的流动,当然,处于这种情况就不太妙了。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对意大利银行实施的七次救助计划,如果有计划再次期望德拉吉行长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大把大把地扔钱的话,劝大家最好先把锡头盔戴好吧;他的欧洲央行行长的任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当然,就在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提出的“后备方案建议”之时,她的权力和人们对她的支持的光环也在悄然失色。

每日新闻更新 — 欧盟的天空变暗 The Daily Update – Darkening skies over the EU

意大利央行行长伊尼亚齐奥·维斯科(Ignazio Visco)周末警告称,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陷入衰退之后,央行预测该国的经济增长存在下行风险。这次经济衰退是意大利十年来的第三次,与此同时,跟意大利国内和国际预测机构一致的是,该银行对2019年和2020的的GDP增长的最新预测分别为0.6%和1%,开始表现出几分乐观。维斯科承认,“今天意大利经济的前景还不如一年前好”,并表示“存在重大的下行风险”。意大利反建制政府并非这样认为,而是把最近GDP的下滑归咎于意大利左翼的那些前任们。副总理迪玛约(Luigi Di Maio)认为,这些数据“证实了意大利人在2018年打包发送的整个政治阶层的失败”。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欧洲大陆经济天空变暗的背景之下,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将目前这种现状描述为“乌云密布”。无论欧洲央行主席向何处张望,四处都是“乌云密布”。作为欧盟经济支柱的德国,公布了五年来最为缓慢的经济增长,还有12月份遭遇的十多年来零售额的最大跌幅。英国脱欧仍然像老牛拉破车一般缓慢前行,跟两年前相比,似乎并没有接近协议一步,(不料)中国的发展放缓,再加上通货膨胀下降,不知道这场脱欧一开始是不是选对了正确的前进方向。综上所述,欧元区经济增长现在有下行的风险。然而,引用德拉吉的话说,如果情况变得太糟糕,欧洲央行可以再次出手使用政策工具。

每日新闻更新 — 日本的养老金和对日贸易/非农就业人数 - The Daily Update - Japan's Pensions & Trade / NFP

世界上最大的养老基金 — 日本政府养老金投资基金早些时候报道称,它在2018年第四季度损失了9%还多,超过1380亿美元。这次的价值下跌是自2008年4月以来的最大跌幅。2014年,该基金改变了战略,以牺牲国内债券为代价增加了更多的股票(投资),现在基金资产中的50%投资于国内外的股票。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4%,为2011年9月以来最大跌幅,东证指数也下跌18%,为2008年以来最大单季跌幅。考虑到国内债券提供的回报率不具吸引力,有辩论称,对于一个养老基金来讲波动率下降9%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平 — 只要它不会很快再次发生。

英国距离原定的离开欧盟只有57天了,为了跟日本保持关系,之后要加入今天开始生效的欧盟和日本之间签署的《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欧洲和日本的企业和消费者将能够利用世界上这一最大的开放贸易区。一旦协议全面实施,日本将取消针对进口欧盟的97%的货物的关税。这个协议预计将使欧盟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每年增长近360亿欧元。

今天的元月份非农就业人数增加了30.4万个就业岗位,高于预期的16.5万个就业岗位,尽管上个月的数据从31.2万下调至22.2万。失业率从3.9%小幅度上升至4.0%,参与率也从63.1%小幅度上升至63.2%。平均每小时收入符合预期,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2%:对上次发布的数据进行了上调修正,但距离最近一个月的数字还差一点。

每日新闻更新 — 耐心并灵活的美联储 The Daily Update – Patient and Flexible Fed

正如预期的那样,美联储在1月份的会议上决定维持利率不变,在随后发表的声明被视为带有温和的倾向,因为它指出要暂停紧缩周期并敦促大家对美国加息周期是否已达到顶峰进行市场辩论。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 )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采取了温和的态度,承认“加息的主张有所减弱”,而且通胀风险“似乎已经减弱”。他还指出,“我们的政策利率目前处于委员会对中性的估计范围之内”,并且“我们认为我们的政策立场是恰当的”。随后美国股市反应强劲,美国国债收益率小幅走低,美元指数(DXY)走软。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声明的主要措辞变化包括对下列评论的删除 — 根据委员会的判断,在目标范围内的“某些进一步的逐步增长”与持续的经济扩张及其通胀目标是一致的。取而代之的是,声明指出,委员会“决定维持让联邦基金利率处于2.25%至2.5%的目标范围”。该声明承认正在疲软下来的经济背景:对经济活动的描述被降级为以“稳定的速度”增长而不是以“强劲的速度”增长。此外,该声明还删除了“委员会认为经济前景的风险大致上平衡”的评论。该声明折射出条件的变化和良好的通货膨胀的背景;声明提到美联储在实现其促进最大程度就业和价格稳定的目标的问题上采取的谨慎方法;声明指出,“对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采取何种调整才有可能有益于支持这些结果,委员会需作出判断,与此同时委员会将保持耐心。”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还发布了关于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声明。声明指出,“委员会继续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范围的变化视为调整货币政策立场的主要手段。”然而,他们强调了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灵活方法,还强调说,假如有必要“委员会随时准备动用所有的工具,包括改变其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和组成”。

美联储向“耐心”立场的转变应进一步支持美国国债和高级别债券。这些债券在过去3个月内强劲反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11月8日的3.24%下降至目前的2.66%。从短期来看,明天的非农就业数据将决定短期业绩,但全球经济背景表明,很快会就有更多的金丝雀进入煤矿。

每日新闻更新 — 意见不一致!那就看投票结果吧。The Daily Update – Division! Clear the Lobby

昨天晚上,在许多人看来只是一场惨淡的胜利中,特蕾莎·梅通过排除库珀(Cooper)和格雷夫(Grieve)的修正案,终于传出了一记长长的很难破门的球。这个局面的获得让首相付出了不少的代价。首先,她鞭策反对她自己推出的《脱离欧盟协议》的自己的政党接受布拉迪(Brady)的修正案。该修正案要求她现在重新跟欧盟展开谈判,对后备方案做出“替代性安排”。其次,她还答应,不管欧盟是否对原来的协议有所改变,她都会将该结果带回到众议院,以便在2月14日对此进行投票。

斯佩尔曼(Spelman)的修正案也获得了通过。这样的话,议员们能够把他们反对无协议脱欧的立场记录下来,最终给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足够的理由和首相进行互动,但同时也可能增加了正是修正案所反对的选项发生的可能性。因为如果这个协议在欧盟那里没有得到足够的让步又回到议会的话,那么更多的(工党)议会议员可能会厚颜无耻地对协议投弃权票甚至投反对票,借此将责任推给保守党,不管发生什么政治和经济上的混乱。更大的可能性是,大量的工党议员会弃权,从而让梅的支持者和担心无协议脱欧的保守党议员的人数远远超过欧洲研究集团的那些强硬派的人数。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到2021年年底和过渡期结束的时候不会有一个没有协议的脱欧。

《政治家》媒体说,“议会议员投票支持一个象征性的动议,表明他们反对一项无协议脱欧的立场,但反对利用权力以实际阻止它的发生。”使得这次选举对首相有利的情况是,来自莫塔豪斯(Malthouse)妥协的两个提议所产生的意义 — 像达米安·格林(Damian Green)和尼基·摩根(Nicky Morgan)那样的留欧派以及像雅各布·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 和史蒂夫·贝克(Steve Baker)那样的脱欧派接受女王的建议“寻求共同点”。 虽然欧盟官员立即以怀疑的态度指出该建议行不通,但是,在昨天伴随的新闻攻势中,他们在鼓励“脱欧派和留欧派团结起来以便英国在脱欧后可在欧盟之外再展宏图”方面付出的努力还是令人钦佩的:莫格和格林对《太阳报》的读者发出了呼吁,而与此同时摩根和贝克也在《电讯报》中发出了恳求。

英镑兑美元汇率为1.31,今年迄今为止保持在上涨2.8%的水平,仅比近期高点下跌了1便士或0.8%。看来,市场期望英国议会最终批准《脱离欧盟协议》,而不是一种无协议脱欧的情景:要么欧盟作出一些小小的让步,让梅首相顺势称之为“重大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改变”,或者更大的可能性是,她无果而归,而工党在2月14日的投票中大面积弃权(而不是投票反对,不惜以无协议脱欧的代价将最终结果推给保守党)。鉴于欧盟文件表明他们将从2月15日开始采取明确的应急措施,目前提议的时间安排似乎让议员们受到了压力,要么接受梅的协议,要么接受其他决议。但是,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在协议通过之前,其他所有选项仍旧有可能发生,从昨天投票的结果来看,尽管发生的可能性并不大,还是有很多议员支持延期或采取更为软化的脱欧,甚至举行第二次公投。

每日新闻更新 — 又是一天,全球增长预期再遭失败 The Daily Update – Another day another flag over growth

又是一天,全球增长预期再遭失败昨天,由于中国报告工业利润下降,卡特彼勒(Caterpillar)援引来自中国的“需求下降”的消息,公布了中国十年来最大的收入下滑。作为工业和建筑行业信心的天然晴雨表,昨天市场出现回落,尤其是工业、科技和能源类股,就连卡特彼勒自己也下跌超过9%。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标准普尔500指数均收跌0.8%。中国放缓的主题仍在四处蔓延,英伟达将其销售预期下调归咎于日益恶化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

当然,有人用同样的说辞来解释导致了去年年底对苹果股票产生巨大打击的原因。本周晚些时候,苹果公司以及亚马逊、脸书、和微软都将公布他们的收益状况,它们的市场交易以较低的水平在谨慎地操作。这些声明似乎近于千篇一律,从三星到英特尔,再从捷豹路虎到美国铝业,个个都在说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是它们最近一段时间无法达到盈利目标的主要原因。然而,FactSet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为止近70%的收益实际上超过了分析师的预期。

在美中贸易谈判中,炒作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完美的并置:美国昨天就中国科技巨头华为涉嫌盗窃知识产权的欺诈对该公司提起了指控,跟两个国家的媒体就中国的副总理刘鹤即将在美国进行谈判一事所发表的声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2019年的全球增长预测较低,而中国2018年的增长数字为6.6%,是近三十年来的最低点,这显示出中国内部(特别是中产阶级)的需求减弱以及贸易纠纷的影响已经越来越明显。

每日新闻更新 — 世界贸易组织的调查 The Daily Update – WTO Investigation

据报道,世界贸易组织(WTO)即将针对唐纳德·特朗普过去几个月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一事开始展开调查。针对美国对中国的商品征收关税一事,世贸组织将启动调查,因为该组织怀疑这些关税不符合所有世贸组织成员相互之间应当给予相同关税待遇的要求。

这次要求世贸组织对关税一事进行调查的国家是中国。这是中国第二次提出这种要求。第一次请求是上个月,结果被美国给否决了。然而,由于世贸组织不允许成员国第二次阻止对某一争议的调查,因此这次调查有可能会展开。对于世贸组织来说,因为不公平贸易行为针对特朗普政府提出投诉好像已经不是什么新的消息。到目前为止,针对美国现政府提出的争议已有20多起。正如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Roberto Azevedo)多所说,“这些贸易紧张局势不仅是对该体系的威胁,对于整个国际社会也构成了威胁”;他后来又说,“这些风险是非常真实的,并且会对经济产生影响”。

世界贸易组织将对世界两大经济体进行调查的时间有点敏感。原定的下一轮贸易谈判就要在1月30日开始了。如果到3月1日的时候还达不成协议的话,特朗普政府早已威胁要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税率从10%提高到25%。

然而,似乎所有的牌都握在美国的手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世界贸易组织的法官人数太少,无法在年底前对案件作出裁决。美国已经暂停对新的受理上诉的法官的提名,因为他们认为世界贸易组织已经失去了功能,未能让中国未按照2001年北京加入世贸组织时所设想的那样开放经济而承担责任。特朗普政府对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处理法律纠纷的方法感到不满。对此,去年的晚些时候,美国驻世贸组织的大使丹尼斯·谢伊(Dennis Shea)代表美国政府提出了这一投诉。虽然在某些地方他们的抗议确实得到了一些同情,但总的来说,阻止新任命的想法遭到了大面积的反对,因为这样做有可能瘫痪掉国际法的一个监护机构。

每日新闻更新 — 中国数据 The Daily Update – China Data

根据今天上午中国公布的数字,中国第四季度GDP增长率为6.4%,与市场预期相符;另外,2018年官方经济增长率为6.6%,是1990年以来的最低发展水平。(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可望而不可及的一个数字。)

虽然该标题数字可能有点令人失望,但发布的这些数据仍含有一些亮点。它们包括销售增长了8.2%的零售业,工业生产12月份产量同比增长5.7%,也超过了11月份的5.4%,高于市场预期的5.3%。中国经济学家、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虽然目前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影响了国内的经济,但他认为这一影响是在可控的范围内,中国有充足的宏观政策支持空间。

每日新闻更新 — 墨西哥 The Daily Update – Mexico

今年到目前为止,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主权国家债券的新发行市场相对活跃,现在的墨西哥也在这些引人注目的债券发行国家的行列。墨西哥政府周三发行了20亿以美元计价的10年期债券。该债券被超额订购。这些债券的发行价比美国国债高出185个基点;根据我们的模型,使用最佳A3评级的话,交易价格只有大约1个信用级别那么贵。

投资者对墨西哥的兴趣似乎有所恢复:去年10月份,奥夫拉多尔(AMLO)总统撤销了机场项目,令投资者十分震惊,不过在12月份的时候,政府又跟投资者达成了一项和解。此外,奥夫拉多尔政府在12月提出了一项谨慎的预算,受到了市场的欢迎,同时也缓解了对挥霍浪费风险的担忧,以满足他的一些社会主义目标。预算的一个目标是提高政府在支出上的效率。重要的是,它的目标是2019年的主要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对此穆迪的说法是,“如果这些目标能够实现,那么它们应该足以使公共部门的债务与GDP的比例保持在46%左右,使联邦政府的这一比例保持在35%左右,以此支持主权的信用状况。”政府还对2019年的油价进行了对冲,以保护每桶55美元的预算收入的预测。

然而,在目前这个阶段,我们看到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更有价值,这是一家由政府100%拥有的石油生产巨头。例如,墨西哥石油公司2035年期6.625%利息的债券的收益率为7.47%,若使用BBB+的最佳评级则使其交易价格只有略高于4个信用级别那么贵。毫无疑问,墨西哥石油公司面临着政府能源计划带来的一系列挑战以及更明确的说明,墨西哥石油公司的参与和资助将会有所帮助。本周,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墨西哥财政部副部长阿图罗·埃雷拉(Arturo Herrera)表示,政府的支持将包括“对墨西哥石油公司财政状况的支持......由联邦政府提供的额外帮助以增加现金流,以便他们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和条件进行勘探和生产以增加产量。”文章接着指出,在未来几周将有更多的细节公布。

每日新闻更新 — 债券市场是不是也到了不景气的季节?The Daily Update – Is it Kipper Season in the Bond Market?

昨天,美国国债市场似乎对英国的政治“形势”更感兴趣,而不是其国内市场的情况,这表明目前我们的收益的价格可能处于基本上合理的水平。虽然我们现在认为美联储已经从预定的路径转向更高的基金利率;但是现在对数据的严重依赖以及一个月的数据不会成为主要关注点,而是数据路径的趋势,因此收益率曲线也有待进一步证据的出现。

《褐皮书》— 美联储关于当前经济状况的报告,也反映了目前的情况,有美联储地区报告说,“增长从适度转至温和”,这样的地区从上次报告中的10个减少到了8个。由于市场波动、利率上升、能源价格下跌以及贸易和政治上的不确定因素上升,企业虽然还保持乐观但不如以前那么好。制造业增长也放缓,特别是在汽车和能源领域,能源价格下跌导致该行业的公司撤回它们在未来资本支出方面的计划。事实上,纽约和堪萨斯城均报告说出现零增长。

美国国内数据继续处于市场预期疲软的一边,PPI昨日差一点没有达到预期,12月份的纽约帝国制造业指数写入褐皮书之后有一个更大的差距,从之前的+3.9发展为+11.5。然而,这可能是对12月份ISM报告的追赶,这比帝国指标弱得多。

昨天美联储发言人似乎还在等待,因为来自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的投票成员乔治说,“现在可能是应该暂停我们让利率正常化、研究收到的证据和数据,并核实我们当前位置的好时机”。埃丝特·乔治(Esther George)的立场跟以往有点不同,她通常都会比较强硬。来自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无投票权的罗伯特·卡普兰(Robert Kaplan)说“我们最好给局势的发展留些时间和耐心”,并指出,最近的就业报告是积极的,但它往往是一个滞后指标。

每日新闻更新 — 没有希望的众议院:432比202 The Daily Update – A Bleak House: 432 to 202

432比202!我们的读者应该不需要我们介绍这个结果的背景,英国的脱欧在昨天投票后究竟面临什么样的挑战,不妨让我们做一些补充猜测。

离目前第50条规定的3月29日的截止日期只有72天了,但了解欧盟委员会通报的人们都知道,他们的应急计划明确指出,当事方必须“最迟在2019年2月15日之前提交所有必要的草案,以便在主管委员会中安排投票事宜。”因此,目前的可能性是(除非各方都同意推迟该日期),现离达成可接受的协议剩下的时间最多也只有30天了。该协议至少还需115名国会议员和现有支持者的支持(许多议员现在就变得不愿意支持了),当然还有欧盟其他国家的支持。很少有人认为这是可能的;那么除了没有协议的英国脱欧之外还有哪些替代方案呢?

在这次失败的投票之前的辩论期间,首席检察官杰弗里·考克斯(Geoffrey Cox)议员提醒说,虽然撤销第50条在法律上是可行的,但这只仅仅是出于这种预期和意图而为的,而不是作为一种策略对第50条进行撤回和重申以便骗取延期。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就会使得许多一直呼吁这种做的议员的希望破灭。唯一能够延长期限的另一条显而易见的途径是,欧盟同意一个期限的延长,而该期限的延长允许英国议会提出一项议案以得到足够的支持,而且至少有被其他27个成员一致首选或接受的机会。

也许这可能看起来像是第二次公投,在这次公投中欧盟希望留欧派获得胜利,但议会非常谨慎,不表达这种反民主的观点。人们如何抛出这样一个不确定的提案并安排一个可能是三方的投票对政府来说是一个挑战,对于议会和工党来说也是一个挑战,毕竟他们在两年前极力推动并在知情情况下以384的多数票通过了第50条规定的时间表。

也许特蕾莎·梅首相可以转向一个软脱欧方案,也就是挪威模式(不管有多少追加条款),但在对她的不信任投票之前她还没有表达这方面的任何意图。一段时间以来,挪威+模式一直得到跨党派的支持:在这种模式中,除了一个独立的关税同盟之外,英国也是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和欧洲经济区(EEA)的成员。脱欧派至少会为获得退出欧洲法院以及共同农业和渔业政策的胜利感到欣慰,但是其中的成本、让步以及缺乏对欧盟的指挥权对许多人来说并没有多少诱惑。此外,尽管有跨党派的支持,但是民意调查显示,“挪威+”模式的协议仍然是一桩不好出手的买卖。此外,鉴于这样做有可能对公众对英国民主的健康和双方的可信度的舆论造成持久性损害,许多“留欧派”不愿意支持第二次公投。

鉴于在投票中相差230票的惨败,获得跟欧盟的商议将需要两党的支持,因为梅不可能使用魔法遥控使得一个可以被所有投票反对该协议的118名保守党反叛分子(还有那些在投票中弃权的少数人,如果他们的投票有可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话,那么下次这些人可能不会再弃权)所认可的东西跳出来。说到“后备方案”,尽管北爱尔兰制造业和农业企业看上去好像支持这项方案,而且爱尔兰共和国也认为这个方案有可能是“最佳的妥协办法”,但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仍然坚决反对这个方案。投票结束后,欧盟的英国脱欧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耶(Michel Barnier)继续认为,爱尔兰边境的“后备方案”“必须成为”该协议的一部分,而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的萨米威尔逊(Sammy Wilson)则重申,“‘后备方案’是底线,不能拿来谈判”,还有其他党派的议员的意见:昨天提出的修正案的数量足以说明这一点。人们现在可能会猜测,工党中的许多人可能只是悄悄地希望看到保守党失败。如果像预期的那样,杰里米·科尔(Jeremy Corbyn)提出的不信任投票今天没有成功,他们可能会很高兴地让梅女士继续掌舵这艘沉船,只要他们能够从她的提议中找到一点瑕疵,哪怕一点点,就不会自找麻烦帮她把事情做成。

继昨天的投票之后,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表示,这次下议院投票的惨败“增加了无序脱欧的风险”,对于下院投票如此大幅度地反对这个“最好的谈判结果”表示遗憾。容克先生敦促“英国尽快澄清其意图。”梅女士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去迎接容克先生的挑战,但她必须这样做以证明他错了。

每日新闻更新 —塑料危机/新基金的启动 The Daily Update – Plastic Crisis / New Fund Launch

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塑料污染。大卫·阿滕伯勒(David Attenborough)爵士说:“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了。我们现在必须采取行动,努力清理我们对海洋造成的一些可怕的破坏......而这件事将需要我们采取积极的行动”。

自20世纪50年代塑料被引进我们的生活以来,人们已经生产了30亿吨塑料,每年有800万吨塑料最终都进入了我们的海洋。到2050年,也就是当塑料进入我们的生活100年的时候,海洋中的塑料制品无论从重量上还是从数量上都将超过鱼类。

撇开这些令人震惊的事实,其实这些污染中的大部分污染是完全没有必要产生的。例如,如果您喜欢可口可乐,您可以购买一个塑料瓶或铝罐。两者都是可回收的,但只有3%的塑料瓶来自回收材料,而对于铝罐,这个数字是70%。塑料可以回收,但主要用于制作其他产品,而铝罐则可以无限回收利用,可以在大约60天内就回到超市的货架上。

我们在斯特拉顿大街(Stratton Street)将发起一项“积极行动”,那就是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一种“蓝海债券基金”。我们制定的这个基金将附属于一个基于国家的环境社会治理解决方案,而该解决方案通过各种因素对各国进行评分,评分的级别为1-7,获得评级较低的国家的权重较低或为零。

这项基金是作为一项影响基金来推出的。该基金管理费的50%将捐赠给那些要么帮助清理海洋要么帮助提高人们对塑料可能造成的损害的意识的慈善机构或项目。

每日新闻更新 — 需要更多的宝宝!The Daily Update – More babies needed!

《华尔街日报》上周有一篇有趣的文章谈到了美国的出生率。这不是一个什么新的发现,不仅美国而且全球发达国家都难以应对出生率下降的问题(我们去年写过一篇文章,如果你希望得到我们机构掌握的对全球人口的统计数据,我们可以发送给你),但这个数据却不免令人深思。研究人员认为,不管生育率如何,如果一个国家希望维持其人口出生率的现状,每1000名女性在其一生中应该生育2100名婴儿才行。美国的数据显示,2017年仅有385万婴儿出生,这是自198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相当于每1000名妇女仅有1765名新生儿,少于需要生育人数的16%,只有犹他州和南达科他州达到了维持其人口所需的出生率,而哥伦比亚特区的出生率为全国最低,每1000名妇女仅有1421个新生儿。

虽然按种族划分的出生率存在某些差异,但整体情况并不乐观。新罕布什尔大学的一名人口统计学的资深专家说,“我们知道生育率很低,但这个数据详细地告诉我们每个州的生育率有多么地低”。

刚才提到这个问题并不仅限于美国,去年11月的研究显示,自1950年以来全球生育率已经减半,尽管相互之间有巨大的差异:比如,台湾、韩国、新加坡和塞浦路斯每一位妇女生育的孩子平均勉强达到一个,而非洲的尼日尔的妇女则平均超过7个。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英国的人口出生率为1.76。

事实上,世界上人口最大的国家也无法摆脱这个问题的困扰。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的报告,2029年中国人口总数将达到14.4亿人,这将成为中国人口的最高峰,之后中国将开始“不可阻挡”的人口衰减进程。如果中国保持目前的生育率,到2050年的时候,人口将降至13.6亿,而仅仅15年后就将继续降至11.7亿(几年前中国停止了独生子女政策)。到2035年,中国的老年人口将达到4亿。据联合国估计,到2024年,印度将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有些报道说此事现在已经发生),到本世纪末,世界上80%以上的人口要么生活在亚洲要么就生活中非洲。

Please read this important information before proceeding. It contains legal and regulatory notices relevant to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site.

This website provides information about Stratton Street Capital LLP ("Stratton Street"). Stratton Street is authorised and regulated by the UK's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The content of this website has been prepared by Stratton Street from its records and is believed to be accurate but we do not accept any liability or responsibility in respect of the information of any views expressed herein. The information, material and content provided in the pages of this website may be changed at any time by us.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may be out of date and may not be updated or removed.

The website is provided for the main purpose of providing generic information on Stratton Street and on our investment philosophy for the use of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in the United Kingdom that qualify as Professional Clients or Eligible Counterparties under the rules of the United Kingdom 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 (the "FCA"). The information in this website is not intended for the use of and should not be relied on by any person who would qualify as a Retail Client. Products and services referred to on this website are offered only at times when, and in jurisdictions where, they may be lawfully offered.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is not directed to any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provision of the information on this website does not constitute an offer to purchase securities to any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other than a professional fiduciary acting for the account of a non-U.S person) or to any U.S. person as such term is defined under the Securities Act of 1933, as amended.

The website is not intended to offer investors the opportunity to invest in any Alternative Investment Fund ("AIF") product. The AIFs managed by Stratton Street are not being marketed in the European Economic Area ("EEA") and any eligible potential investor from the EEA who wishes to obtain information on the AIFs will only be provided with materials upon receipt by Stratton Street of an appropriate reverse solicitation reques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EU Alternative Investment Fund Managers Directive ("AIFMD") and national law in their home jurisdiction. By proceeding you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accessing this website in the context of a potential investment by an EEA investor in the AIFs managed by Stratton Street and that you have read, understood and agree to these terms.

No information contained in this website should be deemed to constitute the provision of financial, investment or other professional advice in any way. The website should not be relied upon as including sufficient information to support any investment decision. If you are in doubt as to the appropriate course of action we recommend that you consult your own independent financial adviser, stockbroker, solicitor, accountant or other professional adviser. Past performance is not necessarily a guide to the future. The value of investments and the income from them may go down as well as up. An application for any investment or service referred to on this site may only be made on the basis of the offer document, key features, prospectus or other applicable terms relating to the specific investment or service.

Where we provide hypertext links to other locations on the Internet, we do so for information purposes only. We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any other websites or pages linked to or linking to this website. We have not verified the content of any such websites. Such websites may contain products and services that are not authorised in your jurisdiction. Following links to any other websites or pages shall be at your own risk and we shall not be responsible or liable for any damages or in other way in connection with linking.

By using this site, you should be aware that we may disclose any information that we hold about you to any regulatory authority to which we are subject, or to any person legally empowered to require such information.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user experience, by clicking the "I Accept" button below means you consent to the use of cookies on our website.